<menu id="gau4i"><strong id="gau4i"></strong></menu>
  • <xmp id="gau4i">
    <menu id="gau4i"></menu><xmp id="gau4i">
    中國NLP培訓實戰派NLP鼻祖導師張國維博士主講
    育NLP智慧, 鑄人生商魂

    專注NLP智慧傳播

    7*24小時全國服務熱線:138-2913-8856
    ¤ NLP百科當前位置:首頁 >> 新聞資訊 >> NLP百科

    蘇醒中的母親

    發表時間:2022-03-23 來源:中國NLP培訓學院

    蘇醒中的母親


      那天清晨6點多鐘,nlp學習書房的電話急促地響起來。我被鈴聲吵醒,心里怪著這個太早的電話,不接,翻身又睡。過了一會兒,鈴聲又起,在寂靜中響得驚心動魄。心里迷迷糊糊閃過一個念頭:不會是杭州家里出了什么事吧?頓時驚醒,跳下床直奔電話。一聽到話筒里傳來父親低沉的聲音,腦子嗡的一下,抓著話筒的手都顫抖了。
      年近80高齡的母親,長期患高血壓,令我一直牽掛懸心。2002年秋天的這個凌晨,我擔心的事情終于發生,母親猝發腦溢血,已經及時送往醫院搶救,準備手術。放下電話,我渾身癱軟。然而,當天飛往杭州的機票,只剩下晚上的最后一個航班了。
      在黑暗中上升,穿越濃云密布的天空,我覺得自己像一個被安裝在飛機上的零部件,沒有知覺,沒有思維。我只是軀體在飛行,我的心早已先期到達了。
      我真的不敢想,萬一失去了母親,我們全家人以后的日子里,還有多少歡樂可言?
      飛機降落在蕭山機場,我像一粒子彈,從艙門里快速發射出去。子彈在長長的通道中一次次迅疾地拐彎,而我的腿卻綿軟無力,猶如一團飄忽不定的霧氣,被風一吹就散了。
      走進重癥監護室最初那一刻,我找不到我的母親了。我從來沒有想到,我竟然會不認識自己的母親——僅僅是一天,腦部手術后依然處于昏迷狀態的母親,整個面部都萎縮變形了??谇?、鼻腔和身上到處插滿了管子,頭頂上敷著大面積的厚紗布。
      那時我才發現母親沒有頭發了,那花白而粗硬的頭發,由于手術被完全剃光了,露出青灰色的頭皮。沒有頭發的母親不像我的母親了。
      突然明白原來母親是不能沒有頭發的,母親的頭發在以往的許多日子里,覆蓋庇護著我們全家人的身心。
      手術成功地清除了腦部表層的淤血,家人和親友們都松了口氣。然后是在重癥監護室外的走廊上整日整夜地守候,焦慮而充滿希望地等待,等待母親從昏迷中蘇醒過來。
      每天上午下午短暫的半個小時探視時間,被親友們分分秒秒珍惜地輪流使用。無數次俯身在母親身邊輕聲呼喚:媽媽,媽媽,你聽到我在叫你嗎?媽媽,媽媽,你快點醒來……
      等待是如此漫長,一年?一個世紀?時間似乎停止了。母親沉睡的身子把鐘表的指針壓住了。那些日子我才知道“時間”是會由于母親的昏迷而昏迷的。
      兩天以后的一個上午,母親的眼皮在燈光下開始微微顫栗。那個瞬間,腳下的地板也隨之顫栗了。母親睜開眼的那刻,陰郁的天空云開霧散,整座城市所有的樓窗,都好像一扇一扇地突然敞開了。
      然而母親不能說話。她仍然只能依賴呼吸器維持生命。
      許多時候,我默默地站在她身邊,長久地握著她冰涼的手,暗自擔心蘇醒過來的母親,也許永遠不會說話了?
      腦溢血患者在搶救成功后,有可能留下的后遺癥之一是失語,假如母親不再說話,我們說再多的話,有誰來回應呢?蘇醒后睜開了眼睛的母親,意識依然是模糊的,母親只能用她茫然的眼神注視我們,那個時刻,整個世界都與她一同沉默了。
      母親開口說話,是在呼吸機拔掉后第二天的晚上。妹妹值班,她從醫院打電話回來,說媽媽一口氣說了好多話,反復地說:太可怕了……這個地方太可怕了。她的話斷續不連貫,意思不大好懂。媽媽的聲音、表情和思維正慢慢復蘇。
      清晨奔到醫院,在媽媽床邊,我問:媽媽,認識我嗎?
      媽媽用力地點頭,卻叫不出我的名字。
      媽媽,是我呀,抗抗來了。
      媽媽粗啞低沉地復述了我的話,卻變成:媽媽來了。
      我糾正她,她卻固執地重復強調:媽媽來了。
      我的眼淚涌上來?!皨寢寔砹恕薄莻€熟悉的聲音,從我遙遠的童年時代傳來,“別怕,媽媽來了”。在母親蘇醒后的最初時段,在母親依然昏沉疲憊的意識中,她脆弱的神經里不可摧毀的信念是——“媽媽來了”。
      從死神那里僥幸逃脫的媽媽,重新開口說話時嘴邊常冒出許多文言句子。
      探望她的親友問她話,她又反問:為何?問她感覺怎樣?她回答:甚感幸福。這些言辭也許是她童年的記憶中接受的最早教育;也許是她后來的教師生涯中始終難以忘卻的語文課堂。那幾天我們曾以為母親從此要使用文言文了,我們甚至打算趕緊溫習文言文以便與母親對話。
      幸好這類用詞很快就消失了。母親的語言功能一天天恢復正常,她開始使用一些復雜的句式來表達自己的意思,卻常常把我和妹妹的名字混淆。糾正她,她又狡辯:你們兩個嘛,反正都是一樣的。
      災難過后的母親,意識與語言的康復是十分艱難與緩慢的。有時她清醒得無所不知,有時她的思維卻像在空中悠然飄忽。
      但無論她的意識在哪里游蕩,她的思緒出現怎樣的混亂懵懂,她天性里的那種純真、善良和詩意,卻始終被她無意地堅守著。那是她意識深處最頑強最堅固的核,我能清晰地辨認出那里不斷地生長出一片片綠芽,然后從中綻放出絢麗的花朵。
      我的表弟、弟媳婦和他們的女兒去看望母親,在床前站成一排。母親看著他們,微笑著說:親親愛愛一家人(那是我小時候媽媽給我買的一本蘇聯兒童讀物的書名)。
      有幾天我感冒,擔心會傳染給媽媽,就戴著口罩進病房。母親不認識我了,久久地注視我,眼睛里流露出疑惑的神情。
      我后退幾步,將口罩摘下說:“媽媽,是我呀?!蹦赣H認出我來,笑著說:“你太累了,回家休息吧,這里沒有什么事情……”
      母親躺在移動病床上,醫生陪她去做CT,經過小花園時說:朱老師你很多天沒有看到藍天白云了,你看今天的陽光多好。母親望著天空說:是啊,今天真是豐富多彩的一天呀!
      母親永遠都在贊美著生活。在她的內心深處,沒有怨恨沒有憂郁。即便遭受如此病痛,她仍如同有生中的任何時候,坦然承受著所有的磨難,時時處處為別人著想。即使在大病初愈腦中一片混沌之時,她依然本能地快樂著,感激著。
      也許是得益于母親平和的心態,在住院幾個月后,她竟然重新站立起來,重新走路,自己吃飯,與人交談,生活也逐漸能夠自理,幾乎奇跡般地康復了。
      家庭學員分享我為有這樣一個美好的母親而驕傲。

    中國NLP培訓學院

    您看完以上文章有何感受?
    您是否想要NLP知名導師親身指導?
    請您盡快與我們導師助教聯系,專業的NLP智慧顧問將為您答疑解惑,您將還會有機會免費獲取價值2980元的NLP課程門票一張,與NLP培訓導師零距離接觸。
    門票數量有限、趕快行動吧!

    計量校準機構二維碼圖片

    掃一掃,關注NLP公眾號

    熱門資訊

    新聞資訊

    學員案例

    關于學院

    實力派導師——名師指路讓你學習NLP少走彎路

      課程地點:廣東省廣州市

      報名熱線:13829138856 鐘總

      報名方式:銀行匯款,席位是同銀行到賬順序來安排!名額有限,課程需提前預定。

      課程預定

      這六大保障,我們堅守了20年


      胯下美妇办公室跪含,国产呦系列在线观看者,张开腿我想在下面弄你小说
      <menu id="gau4i"><strong id="gau4i"></strong></menu>
    • <xmp id="gau4i">
      <menu id="gau4i"></menu><xmp id="gau4i">